设置首页|收藏本站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隔壁老公他姓王

隔壁老公他姓王

时间:2017-10-16 | 点击:加载中 | 来源:琪琪电影网

 
「老公,这里可真有意思,你姓王,我们家隔壁的夫妻都姓王,最里面的那个男人也姓王!我们是不是到王家村了?!」「行了行了,赶紧搬东西,就你话多。」「哼!又嫌弃人家,以前追人家的时候说人家叽叽喳喳的可爱,把我追到手就嫌弃我长舌妇,我的命好苦呀,呜呜呜呜~~~~~~~」「大美女,大美女老婆,我错了,求求你了,你别站在这里呀,我还抱着东西呢,我错了老婆!」我和老公由于新房要装修,所以找到了这个离上班地方近的小区租了个房子。

  这个小区是那种老式的小区,不像现在这样一户对一户,而是那种一户挨一户的。

  由于小区过于老旧,整个环境并不好,整个小区透露出一种颓败破旧的感觉。

  老公看到这些不禁有些感慨,因为他小时候就是住在这种小区里。

  而我家境还颇为殷实,以前也没见过这中地方,一时到是颇为好奇,并没太过在意环境的好赖。

  当我来到我们的房子,刚好碰到左邻右舍,一聊天才发现原来他们也姓王,等老公上来后,我俩那么难过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把这个有趣的消息告诉他,所以才发生了以上的对话。

  「啊~~~~~累死我了,老公呀,帮人家拿水过来好吗,人家渴了~~~」「你才搬了那么小个包包,还是从楼下搬到门口,你就累了。」「哎呀,人家是累了啦,帮我拿水嘛,人家真的渴了啦~~~~」我嗲声嗲气的朝老公说道,还故意变摇晃他的手变抖动自己的胸部,老公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。

  「你真的渴了?」

  「是呀」

  「咳咳,其实也不一定非要水,我的东西也可以让你解渴哦!」看着老公神秘的笑容,我顿时好奇心大起。

  「什么呀?」

  「就是这个呀!」

  我顺着老公手指指向的地方,赫然发现那是他的……裆部!顿时,我的小脸一片羞红,双手遮住了我的脸蛋。

  就在我装鸵鸟的时候,我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过了一会儿,手上传来一阵热力。

  当我打开双手,一根通红的棒子出现在我面前,我顿时惊叫了起来!「啊!

  !!你……拿……拿开了啦!!」

  「你不是渴了吗?来,乖乖的把它吃大了,就能喝到水了哦!」「我……我不要,你个死变态,拿开呀!」「小浪蹄子,刚刚胸抖的那么厉害,害我都硬起来了,为夫现在就让你知道调戏我的下场!」「你……」看到老公的无赖样,我顿时一阵气结,狠狠的用手扇了他的肉棍一下!「哎呀!谋杀亲夫啦!!以后你等着守活寡吧!!!」「哼,叫你这样子,活该!」看着老公狼狈的跑向洗手间的样子,我不禁噗哧一下笑了出来。

  由于我出身书香门第,家中家教一向甚严,我从小受到的都是那种大家闺秀的传统熏陶和影响,和性有关的知识都是上了大学才慢慢知道的。

  而这也让我对性事并不热衷,甚至微微有些冷感,因为觉得这些都很难以启齿甚至肮脏。

  我记得初次看到口交这个词和知道它的意思后,我整个人都吐了!我对性并非随便甚至厌恶的态度,加上从小浸润出的书卷气,让我一直有着一股淩然不可侵犯的女神气息,以至于追求我的人都可以站满一操场了!当时老公还不是我老公的时候,只是我众多追求者中其貌不扬的一个。

  追求我的人中,那些仅仅贪图我的美貌或者看重我家中背景的人最多,我自然不会和他们交往,而剩余的一些中,有些看似满腹经纶实则才疏学浅,聊了没几句也兴趣索然,而那些对其他女孩有致命杀伤力的运动男孩我也没什么感觉,而最为重要的,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和喜欢什么样的男生,就在众多人铩羽而归,我也因此获得冰山美人的殊荣时,我的老公出现了。

  刚看到他时,其貌不扬的他并没给我多少印象,是一次学校演讲比赛的时候我们有了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接触。

  那次比赛是我为数不多的失败的一次,而我当时也败的心服口服,而他并没有像其他登徒子一样对我有出格的动作,这更是大大引起了我的好感和兴趣。

  他是那种学霸中体育比较好的,体育好的里面口才好风趣幽默的,所以我一下子就被他吸引了,我们迅速进入热恋期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他并非对我毫无想法,当时他对我的不感兴趣其实是装出来的,就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。

  恋爱中一切都好,只有一个,就是性。

  我坚持婚前无性行为,一方面是传统思想使然,一方面也是考验他。

  只准他和我有牵手啦接吻啦之类的亲昵举动,可再多就不行了。

  这直接导致我在新婚之夜被他插的哇哇乱叫,第二天连床都起不来,这也是他非常为止骄傲和自豪的一件事。

  由于一直并没有接触过于复杂的人和事,使得我的成长环境很单纯,导致我显得非常天真浪漫,而我也认为这个世界就是像书中那样,美好的事情还是多过丑恶的东西,老公也老是说我这样容易受骗,可我认为这样很好,至少不会让自己活的很累。

  而这也影响到了我和老公的夫妻生活,对于那些除了正常体位和阴道交的其余东西我都极其排斥,尤其是什么口交啦,肛交啦,还有什么女上位,这些东西我一度认为非常邪恶,正经的女人怎么会接受并享受这些东西!这也导致我和老公老是有些小矛盾,我只接受传统的体位和阴道交,所以我们只见的关系除了房事,都比较和谐。

  包括刚才的抖奶,也是在老公不厌其烦的解释和诱导和爱抚后我才能接受的,虽然这样,可我还是觉得自己每次做的时候都好……不正经。

  听着洗手间的水声,我不禁猜测老公现在在做什么,是在洗澡吗?我禁不住想起刚才的惊鸿一瞥,那根大大的、长长的、红彤彤的肉棍,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,最近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好像比以前更加的渴望,一想到老公的那里,我的下体顿时潮潮的,湿湿的。

  「嘤咛~~~~~」

  感觉到下体流出一股汁液,我的脸就热的发烫,心也痒的发慌,暗自骂自己一声骚。

  我的欲望怎么强烈?我可是一名,正经的人妻呀!中午,我们默默吃着饭菜,相对无言。

  看着老公似乎有些萎靡的样子,我的心不由得一痛!「老公,对不起哦,你……弄疼了吗?」看着我关心的眼神,老公深深的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
  他越是这样,我不禁更加自责,都结婚这么长时间了,怎么我就不能让老公在这方面满足呢?开始……我是个……正经的人妻呀!!女人主动些级会被骂淫荡,所以一直以来要求女性遵守妇道,我只是为了做一个正常的女人,我……我也没错呀!可是看着他现在的样子,我也非常心疼,顿时一阵天人交战。

  过了一会儿,看到他吃完,作势要走的时候,我用力的咬了咬下唇,深呼吸。

  「老公,我……那个……晚上……帮你用手啦!!」我期期艾艾的说道,看着老公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,我不禁气结。

  这个呆子,非要人家说的那么直白和……淫荡吗?「你不是说什么打……撸吗,我晚上帮你啦,你不要生气了好吗,老公~~~~」看着我又是心疼又是着急,最后还伴随这可怜的哀求时,老公的眼神顿时一阵大亮。

  「好好好,我……咕咚……晚上……」

  听着他语无伦次的说着,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。

  「好了啦,等到晚上再……现在赶紧去上班啦!」看着老公傻笑的出去,我心底里感觉到一丝古怪,似乎……好像……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

  得了便宜卖乖?被人买了帮人数钱?想着这两句突然蹦出的话,我脑袋也糊涂了。

  什么乱七八糟的,都是什么跟什么呀!就在这种乱七八糟的气氛中,我的心里也乱七八糟的,清理着本来就乱七八糟的房间,可这样好像更加乱七八糟了!

  晚上……真的要帮他……用手吗?虽然我已经做出了决定,可还是有些犹豫不决。

  一个下午,就在既渴望又害怕中乱七八糟的过去了。

  晚上,看着神采奕奕的老公,我顿时有些无语。

  老公的性欲也太……男人都是变态,变态变态变态变态!!!晚餐吃了什么我都不知道,因为吃什么都味同嚼蜡,我的眉宇间交缠着爱欲和担忧,活像个受气的小媳妇,反观老公,倒是胃口大开。

  洗完碗后,我和老公坐到了沙发上,看着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视,老公的手摸到我的手背时,我好像触电一样满身都是鸡皮疙瘩,身子猛然移到了旁边,霎那间,我好像又回到了新婚不久的时候。

  我的余光监控着老公的动向,随时提防着他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小腿直哆嗦,小心脏跳的好快,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。

  就这样,时间到了十点,老公满脸期待的提醒我该「睡觉」了,我磨磨蹭蹭的收拾东西,一直到十一点,老公都有些不耐烦了我才不情不愿的过去。

  真的……要帮他……用手吗?就在我还在纠结时,老公一下子就脱下了裤子,释放了他的肉棍,同时拉扯着我的手,企图引导我摸他的阴茎!「啊!!!!

  」

  刚一接触到好像铁条一样的棍子,我的像触电一样惊叫起来,身子也缩到了一旁!「你……不是答应了晚上帮我撸吗?」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说我还没准备好?看见我满脸的慌张,老公似乎也有些冷静了下来,脸上满是颓废。

  「我知道,我冲动了,不该……你也……睡觉吧……」看见他阴沈的脸,想到之前把他弄疼了,我的心里也是一阵愧疚。

  胡媚呀胡媚,你怎么这么没出息,不就是用手吗,还能掉块肉不成?暗自打了打气,我连忙拦住老公,用我的小手扒下了老公的内裤!看着老公呆呆的看着自己,我的心好像要跳出来了!!「我……咕咚……我想……试试……」我的小手,颤抖的摸向老公的大热棍,离他还有一公分的时候,我咬了咬牙,迅速的抓向了他!「啊!!!!!!」顿时,我的脑袋好像爆炸了一样,手上也充满了热力,老公更是爽的大叫了一声,我感觉自己都不不能呼吸了!就在我本能的要把手拿开时,老公的大手死死抓住了我,看着他满脸的恳求,我的心也软了下来。

  算了……就当……补偿他吧!我的小手颤抖的捏着这根大肉棒,感受着他的脉动,我就这么捏着,顿时也口干舌燥起来。

  看我一动不动,老公的大手捉住了我的小手,引导我一上一下的套弄着他的大肉棒!看着老公的肉棒慢慢的变长变硬,龟头也慢慢变成紫红,裂缝处更是流出透明的液体,我的下体也湿润非常,咕叽一声挤出一股液体!「嗯~~~~~~」我更加没有力气了,可小手更加坚定的握着他的大肉棒,更快的套弄着。

  快点……再快点!我好想着魔一样,痴迷看着老公的大肉棒,他的马眼好像一个旋窝一样,深深的,深深的吸引着我。

  「媚儿,快,把你的的口水涂到我的……上,快!」我微微犹豫了一下,一口香唾就这么吐到了老公的肉棒上!「喔!!!!」「呱唧……呱唧……」有了口水的润滑,我套弄的更加的快了,我的双眼一阵迷茫,呼吸也紊乱了!「快,舔我,舔我!」我好像丢了魂一样,按着老公的指令,颤抖的张开红唇,挪到了龟头上方!

  「哈……」

  我颤抖的喷了口香气,把老公爽的直哆嗦。

  我的小口一下子盖到了龟头上,柔软的香舌舔到了龟头,大肉棒更是直接吃了下去,龟头直接顶到了上颚,一阵韧中带硬的触感传到了口腔,我整个人好像喝了碗烈酒,脑袋都昏沈沈的!这时,我本能的一吸,顿时发出了一声轻响。

  「啵!」

  我……我在干什么!就在我回过神的时候,老公一声低吼,双手箍住了我的脑袋,把我死命的朝肉棒按去!顿时,熟悉的触感传到我的嘴里,一阵腥臭味冲进我的鼻腔,我被这股又腥又臭的恶心味道给熏醒了!天哪,我不是只是用手吗?怎么用口……口交!!!天哪天哪天哪天哪!!!!!只有那些淫荡、下贱、骚浪的女人才会口交,才会去吃男人尿尿的地方,我可是一个正经女人,一个正经人妻,怎么能做这种事!!!!!恶心恶心恶心恶心!!!!!!「呕!!」我拼命的挣脱他双手的桎梏,肉棒已经顶到我的咽喉了,我的横膈膜由于异物入侵自动的蠕动着,反而裹紧了肉棒,这种触感,这种味道,也深深的烙进了我的灵魂深处!!吐了吐了,我要吐了!!!!!我连忙抬起脑袋,趴到了一边干呕着,我的嘴里充满了腥味和臭味,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尿骚味,我的小脸顿时都扭曲了!「咳咳……咳咳……」由于刚才的猛力一顶,我被噎的双眼噙泪,嗓子更是干疼!「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」看着满脸迷茫的老公,我不禁又气又痛,心里充满了被欺骗的感觉!「明明只用手,你居然让我……你把不把我当你的老婆?让我给你做这么下贱、肮脏、恶心的事!!」我大声的控诉他,抒发自己强烈的不满和愤怒!老公先是被我弄的发楞,随即也有些着恼。

  「口交怎么了?口交很正常呀!就是你不习惯,其他女人都很习惯呀!!」「她们是她们,我是我,我不像她们那么骚……」「骚货!!!!!」就在我们还在争吵的时候,一阵突如其来的大叫下了我们一跳!谁呀?我们奇怪的看了看四周,争吵自然也被打断了。

  「咕咕……咕咕……咳咳……噗哧……」

  隐隐约约的,我好想从隔壁听到了吃冰棒的声音。

  这么晚了,谁会吃冰棒呢?「噗哧……噗哧……咳咳……呜呜……」「小婊子,我的鸡巴好吃啊?」我被这半是清晰的话吓了一跳,难道是……隔壁??天哪,谁会说自己的老婆是……是妓女呀!!!!「淅沥苏鲁……好吃……老公的鸡巴……好好吃……噗哧……噗哧……」刷的一下,我的脸顿时一片通红。

  我,一个正经的人妻,居然在听别人……做爱!!「这才是口交!」「哼,你们男人都是变态,居然骂自己老婆是……是……哼!!」生怕隔壁听到,我小声的骂道。

  「那是你不解风情,男人都这样」

  「你……哼!!」

  我不理他,转过了头去。

  「深喉爽吗?吃够了吗?来!」

  「啊!!!老公,不要……嗯……顶进来了……肏到心窝了……哦!!好爽!!!」天哪天哪天哪天哪,我要疯掉了,这个女的居然……用这种字!明明是个那么娇小的女生,怎么说出这么粗鄙的字眼??「不要……不要乇鹗大力……受不了……我要叫了……隔壁会听到的……啊!!!!」「你叫呀,我们做我们的,这样你个小骚屄,不是更性奋吗?肏你……」这……这都什么呀!!「呜呜……唔嗯……哈……啪啪啪啪啪啪啪!!!!

  」

  听着隔壁传来的人妻的呜咽求饶声,和啪啪的肉声,我也性奋起来了!「呜呜呜,忍不住了……肏的……太爽了……妹妹好爽……爽死女儿了!!」怎么妹妹女儿都叫出来了,真实变态!就在我享受这种偷听的快感时,突然,一根长长的棒子插了进来!我一阵惊呼,知道是老公想做了,我白了他一眼,屁股主动的抬了抬。

  知道我也想要了,得到我的默许的老公呵呵一笑,开始耸动了起来。

  「好爽……爽死人了……肏翻女儿了……肏烂我的小骚屄了……爸爸好会干……爸爸干死女儿……干死我这个骚屄!!」一边听着隔壁的淫声浪语,一边享受着老公的抽插,我也被插的心慌慌,小手死命的捂住嘴巴,明明是夫妻同房性事,却因为隔壁的浪叫搞的我们像偷情一样,可这种偷情的感觉反而让我更加性奋,老公的肉棒好像也更加粗长了,本来他的肉棒就长,这下更是下下都插到子宫口,好像要把我插穿一样,都感觉被顶到嗓子眼了!「呜呜……哈……嗯……」我一只手死命的捂着嘴巴,一只手死命的抓着床单,我不希望自己的浪叫也因为这不隔音的墙传到隔壁,虽然我本来就不喜欢叫。

  天哪,老公插的我……好爽……我也想叫了!不行!!我可是人妻,是正经的人妻,怎么能这么……淫荡呢?!「啊啊啊啊!!!!!爽死妹妹了,啪!!

  !」

  就在我们插的正爽,也听的正爽的时候,传出一阵清晰的巴掌声。

  「翻过来!!」

  我已经不知道是谁说的这句话了,我好想被插上了云端,声音离我忽远忽近,我只知道老公好像也把我翻了个身子,已经被插的不知道今夕何夕的我,配合的趴了过来。

  换做平时,我绝对绝对不会用这种体位,可今天隔壁的淫荡秀却好像一剂最猛烈的春药和迷药,让我忍不住按他们的指令行事了。

  「哦哦哦哦……呜呜呜呜呜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」听着隔壁哭天抢地的浪叫和密密麻麻的啪啪声,好像有股冲动也要从我的口腔里蹦出来,我死命的捂着嘴,理性告诉我,不行,不能这么叫出来!「呜呜呜呜……你个没良心的……肏死我了……肏翻了……骚屄被肏烂了……骚母狗要被你肏死了!!!」母狗?猛然间,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体位是多么不雅,这不是俗称的狗交位吗?只有淫荡下贱。

  和牲畜交配才会用到的体位,怎么我今天也用上了?我想挣脱,可是老公大力的压住了我,加上被插了太长时间,我也没有力气了,只能微微挣紮。

  似乎看出了我的不满,老公凑到了我的耳边:「媚儿,好好享受这个体位,老公今晚让你……爽上天!」「啪!!」「啊!」

  老公突然的猛力一下,插的我忍不住叫了出来,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呼声,然后被我死死的捂住了!不行,不能叫!「肏死了……肏穿了……肏烂了……子宫被肏烂了啦……呜呜呜……骚屄女儿被你肏哭了……肏哭了!!!!」听着隔壁淫乱的声音,我似乎也受到了感染,似乎我也被插穿了,插哭了!

  「啪!!」

  「嗯唔……」

  大肉棒毫不客气的从上插了进来,这种角度的冲击撞的我腰都塌了下来,屁股更加羞耻的高耸着,这种跟母狗一样大胆姿势加重了我的屈辱感,而这种被奴役的感觉也激发了我的奴性,希望被更加大力的抽插和虐待,屈辱混合着快感,调配出了另一种性欲!「叫呀,媚儿,叫呀!」不行……不能……叫。

  「肏死了,不行了,我要去了,要高潮了!!」「快叫呀,媚儿,快叫,叫了我也让你高潮!」不……不能……我是……正经人妻……不能……「受不了了,高潮了……去了……去了去了去了去了!!!!!」老公的抽插也更加密集了,下下顶到子宫口,我感觉自己要被插穿了!!「去了去了去了……肏死女儿了!!!!!!!!!」「噗哧!!噗哧!!!噗哧!!!!!!」一股热流狂猛的冲进了我的子宫口,打的我生疼,射精的声音也好像狂潮震动着我的耳膜,形成了一股铺天盖地的海啸,这股海啸一瞬间吞没了我,冲破了我理性的牢笼,冲进了我娇嫩的子宫!「啊啊啊啊啊!!!!!肏穿了……肏死媚儿了……肏死了……死了……唔嗯……」终于,我也说了这种字眼,身体好像解脱一样攀向巅峰,心里似乎什么东西碎掉了一样。

  我被这场狂暴的性爱肏的直翻白眼,身体不停的抽搐、痉挛,口水不受控制的从嘴角涌了出来,屁股更是疯狂的不停向后耸动着,好像一条母狗一样,朦胧间,一股温热的热体从我的阴部流出来,浸润了我身下的床单。

  我好像,又会到了新婚之夜一样。

  又一次,被肏死。

  字节数:14803

  【完】

友情链接